本报特稿世界经济动荡 大陆角色与政策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2-26
本报特稿世界经济动荡 大陆角色与政策前言  

 当前世界经济低迷与不确定性有增无减,尤其最近全球股汇市暴跌、金融资产缩水、货币贬值,似有形成新一轮金融风暴之势。从宏观视角看,主要原因是全球经济低迷,美国8月製造业採购经理人指数初值降至52.9,为2013年10月来最低;日本经济第二季度下滑1.6%;欧洲经济持续不振,欧洲央行预计今年欧元区经济增长仅为1.4%,这些都削弱了投资者的信心。

 在新兴市场经济方面,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大陆成长减速,更是引发巨大忧虑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,大陆充当全球经济减震器,但如今大陆经济发展减缓,各界担心不但不再能为世界经济遮风挡雨,甚至有可能成为另一波危机的根源,一个长期来被视为增长引擎的国家,变成「可能的威胁」。

 大陆经济自2011年以来持续下滑,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长率7%,不过许多人认为实际可能不到5%。加上近期股市大跌,人民币剧贬,经济正在经历一场大变局。目前情况,有人形容是大陆一咳嗽,世界就患感冒。悲观唱衰大陆经济论调再启,有人称未来3到5年将是大陆经济30多年来最困难;大陆经济将进入漫长的大萧条、「小心中国2015变成1929」。

 大陆8月製造业新订单与新出口订单萎缩加剧,意味内外需求疲弱,经济仍未触底,下半年成长存在跌破7%的风险。李克强承认「经济运行遇到新的压力」,强调将放宽金融及提高地方基础设施投资,以确保完成今年发展目标。因此大陆近期一直处于危机模式,在九个月内连续五次降息,向政策银行注资近1,000亿美元,并允许银行发行数兆元人民币的债券来支持放贷,形成「具有中国特色的量化宽鬆」。但外界仍怀疑大陆是否有能力维持总需求,让经济走出低迷。

大陆经济衰退的冲击广泛

 大陆从1990年代开始深度融入世界经济,与各国建立了密切的经贸联繫。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,大陆对世界的产品需求急剧增加,广泛进口各类大宗商品、高值产品和设备、关键零部件、奢侈品、食品等,成为世界最大的进口国。大陆对石油、铁矿石和铜的需求,让南美、非洲的生产国带来了繁荣。另一方面,大陆大量製造品提供各国民众所需,互有需求,共促进步。如今随着大陆经济的低迷,各国对大陆的产品销售都面临急剧下滑,全球供需面都又惊又惧地观望着。

 谈到大陆经济在世界的地位,大陆「财政部」部长楼继伟今年6月表示,2008金融危机期间,大陆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50%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评论称,按购买力平价计算,大陆占全球产出的比重达到16%,跟美国相当。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测算,2014年大陆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约为27.8%,高于美国的15.3%;预计今年大陆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将进一步提高至28.5%。关于大陆对区域性的影响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析称,大陆的实际增长率每下降1%,第2年亚洲地区的GDP将下降0.3%,亚洲以外地区的GDP将下降0.15%。受到打击相对较大的国家和地区是韩国、马来西亚、泰国和台湾。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主力产品出口主要依赖大陆。韩国和马来西亚对大陆出口机械和运输机械,台湾出口电子零部件,泰国则是出口原材料。

 对世界能源供需影响方面,据大陆「国家能源局」的数据,今年上半年大陆能源消费总量同比增长0.7%,能源消费的增长率与经济增长数据相比严重偏低,煤炭的产量和进口量显着减少,石油价格、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。部分原因可能是水力、核能、风力、太阳能等非化石能源发电激增所致,另一个是能源需求增长乏力。大陆的钢铁、水泥、玻璃及其他原材料生产都出现创纪录的下滑,已冲击到全球大宗商品价格。亚洲现货市场上液化天然气价格从去年开始就出现大幅下跌,国际能源和基本金属价格目前已跌至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水平。除了俄国、巴西外,印尼码头上煤炭堆积如山、股市下跌逾20%、印尼盾下跌12.5%;澳洲亮起了黄灯;南非矿商正在裁员。

 从行业经济的角度,大陆经济衰退产生的影响大致有以下几种,一是使得大规模对大陆出口、或者积极进入大陆的行业和跨国企业面临衰退甚至破产,导致失业潮;二是间接伤害与大陆有部分经济往来的行业和企业;三则是受益部分,与大陆经济竞争的行业或企业,可能获得一定的发展。

 此外,大陆金融走向更是牵动着各国的神经。其中人民币贬值对日本经济的负面影响巨大,直接影响日元升值,不利于日本的出口,同时可能令访日大陆游客大幅减少、消费力下降。SMBC日兴证券的分析认为,人民币如果贬值10%,日本企业的经常收益将下降约0.8%。另一个是大陆央行在九个月内五次降息,已经进入超低利率时代,对房市是利多,但也会带来不利影响。因为释放更多流动性会加重人民币的贬值压力。目前大陆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已经达到21兆美元,接近美国的两倍,如果再大幅增加,可能会推高通货膨胀水準,引发资产泡沫,对低迷的经济将是雪上加霜。

未来发展趋势与政策

 当前世界经济复甦不及预期,有学者研究出全球金融危机7年魔咒,即每7年发生一次全球金融危机,并预计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近在眼前,2015年至2018年,全球经济面临波动加剧。美国与大陆当代世界经济双雄政策歧异,大陆开展宽鬆,美国却面临加息压力。全世界何去何从,大陆又该如何应对?

 近期而言,大陆主要保持经济增长稳定。中长期而言,今年10月间大陆将召开中共「18届5中全会」研究制定「十三五」规划,确立新的五年政策与增长目标。

 要保持经济稳定增长,必须加快经济结构改革的步伐,在投资、消费、出口这三驾马车逐步退出的情况下,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。但随着大陆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诸如人口红利减少、土地、原材料、能源和环境价格上涨,导致企业成本大幅度上升、潜在增长率下降、产品海外市场相对缩小、居民消费率依然偏低、产能过剩问题仍然严重、资产泡沫化、债务总额不断上升、利用外资锐减、资金外流加剧,既丧失了与低收入、低工资经济体在製造业方面的竞争优势,也没有能力同发达经济体在高技术创新领域展开竞争,而且当前可用于刺激增长的选项比以往少,导致各界对大陆经济出现了悲观情绪。

 然而对未来持乐观看法者认为,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,经济结构的调整以及产业优化升级,未来大陆经济发展空间仍然很大,仍将是世界发展的主要发动机之一。就有利因素而言,大陆保持了长期的国际收支顺差,截止今年7月外汇储备为3兆6,513亿美元,是维繫经济发展最雄厚的基础。从过去发展成果看,大陆用30多年的时间完成西方国家200多年走过的工业化道路,成为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,形成了门类齐全、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。此外,从新增长点发展趋势看,大陆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潜力巨大,经济发展动力正由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,如健康产业、文化服务业、新一代资讯技术、节能环保、高端装备、生物医药、旅游业等行业,预估到2020年新的产业增长点潜在产值规模在60兆至80兆元人民币,能够支撑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。

 再就政策趋势看,今年以来,大陆积极拓展对外开放,与一些国家相继签署了自由贸易区协定,推动「一带一路」战略、「亚投行」与「丝路基金」,促进大陆贸易的发展,增加在世界经济中的话语权。对内则是:1、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有新突破,将于2017年底前在部分地区开办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,以及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,这可能让更多农村土地资产获得收益。2、在上海、南京、郑州等9个城市开展贸易流通体制改革试点。3、放开境外个人在大陆购房的时限、数量,并且降低了外商投资房地产企业的门槛。综言之,虽然资本、劳动、土地等要素生产率等增长要素都有下行趋势,但在政策积极带动下,大陆经济由高速转向中高速增长,将是一个比较平稳的过程,近期经济也不致急遽下滑。

结语

 IMF在新的「世界经济展望」报告中,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3.5%下调至3.3%。新一轮全球金融与经济危机的出现,意味着去旧迎新,或将为大陆等新兴市场国家提供一个减小改革阻力,加快结构调整,破除困境的良机。

 对于大陆当前经济处境,鑒于改革效果不理想,大陆正在调整思路,习近平为此提出了「腾笼换鸟」和「凤凰涅槃」的「两只鸟论」,强调转方式,发挥创新。其实这种思路仍是纠缠在市场化道路和政府管控之间,一直是大陆艰难选择之所在。究竟能有多大突破,有待时间检验。